中国光博会旗下网站,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0


由中资企业收购Lumileds失败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6-02-01 18:40:50


文:于占涛

  最近笔者看到一条关于中国为何造不出圆珠笔“球珠”的新闻,感慨良多,看似一个小小的笔芯,却牵涉到中国在钢材、生产模具和制造工艺等方方面面,暴露了中国在精专尖等关键环节上的不足,使人不得不反思我们在创新体制机制上亟待克服的问题和挑战。

回到主题,LED业界最近讨论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金沙江收购LumiLEDs计划流产一事。飞利浦日前宣布终止向中方为首财团出售LumiLEDs80%股权的交易,消息一出,业界哗然。



  基于国家安全的顾虑

  对于许多人看好的一桩生意,为什么会突然被叫停呢,翻看各类新闻报道,给出了理由只有一个——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基于国家安全的顾虑终止了该交易。

  资料显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是美国管理外国投资的专管部门,设立于1988年(1975年由福特总统11858号行政令而起步,直到1988年才起到作用),初衷是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与该委员会配套的,则是特别设立的外国投资审批制度。

  从操作层面看,美国政府一般会从是否涉及美国国防生产能力,是否涉及向特定国家销售、转售军事技术,以及是否影响美国在国家安全领域的技术领先地位这三大因素,来考虑是否审核通过该投资项目。

  CFIUS横跨13个部门,办公机构设在财政部,财政部作为主席单位负责总牵头,共有下列12个部门参加:财政部、国务院、国防部、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处、司法部、国土安全部、以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总统经济政策助理、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科学技术办公室主任、管理及预算办公室主任等。该委员会的职能是监督与评估外国投资并购美国企业,视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程度,授权进行相关调查,并视情上报总统就阻止外资并购做出最后决定。

  因为委员会成员中,各自代表的行业利益不同,对外资并购也常常存在分歧。一般在接到关于并购的通知后,委员会用30天展开调查。如果成员一致认为不存在安全威胁,审查到此为止,并购协议可继续履行。但只需一名成员持反对意见,委员会也必须展开历时45天的正式调查,然后围绕是否阻止收购的问题向总统提出建议。随后总统要在15天内作出决定,并只有总统才有权利阻止或禁止并购项目。

  CFIUS并不要求并购方必须通知该委员会,不过该委员会有权力在任何时间启动审查程序。

委员会在以下情况下会对并购项目进行调查:

通常情况下,“控制权”和“国家安全”,是判断交易是否需要提交至CFIUS审查的两个重要因素。


可以说,CFIUS是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饶不过去的一道槛。


  收购失败并非单一案例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中资企业收购美国企业失败的案例,最近几年,中资企业收购美资企业的新闻不时传出,但成功者,屈指可数。比如说有史以来最大一桩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的交易——紫光集团以230亿美元的总价收购芯片存储巨头美光科技,由于美国主管机关竖立的障碍,该投资过关的机会渺茫。当然,谈到收购海外企业,华为最有发言权,该公司在之前数年收购美国企业的行动就被频频叫停。

  2007年,华为联手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贝恩资本竞购网络公司3ComCorp.。3Com同意了这笔价值22亿美元的交易,六个月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onForeignInvestment)表示阻止该交易。此前,一些议员对允许一家中国企业影响3Com的运营表达出安全方面的担忧,一年后,3Com被以2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Co.)。

  随后在2010年5月,华为达成了一笔以200万美元收购服务器技术公司3LeafSystems的交易。这类小规模的交易通常不会受到监管机构的审查。华为没有披露该交易。然而,五角大楼在交易结束后得知此消息,并要求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展开事后调查。同样,美国议员担心相关技术会与北京共享。华为反对调查,但没有成功,最终放弃收购。

  之后,华为在收购摩托罗拉、2Wire等公司也一直受到“潜规则”的影响,都无法顺利收购。除了华为,中海油、三一重工等中资背景的企业在美国的收购计划也均频遭破产。

  许多中国人对这类收购失败案例不太理解,认为中国人有资金,有市场,美国人有先进的技术,如果结合,将会创造世界级的高科技公司,以及产业升级的机会。

  我只能说,这是某些人的一相情愿。

  金沙江收购LumiLEDs计划的流产、华为并购3Leaf的失败,如此种种,背后实质上显示了中国企业在美国高科技领域所面临的重重障碍以及美国在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封锁。虽然封锁在很多情况下披上了合法外衣,但究其实质,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对中国企业和中国所抱有的种种疑虑乃至敌意,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维持和巩固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优势。2009年,美国官员曾放风说要放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2010年,美国又说要取消对华出口C130大型运输机管制。然而,结果都表明,只是说说而已。这说明,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我们不应幻想美国会放宽对华高科技出口。

  20多年前,美国国防部战略贸管司司长康法拉曾说过:“美国要在有战略意义的关键领域保持30年的领先地位,一般依此决定对华出口。”今天,这句话依然是美国在对华高科技出口问题上的原则。

  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产业转型困难重重

  收购Lumileds折射出中国企业意图通过收购LED核心技术和专利,来摆脱长期受制于人的尴尬局面。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全球LED产业形成以美国、亚洲、欧洲三大国家和地区为主导的三足鼎立的产业分布与竞争格局,美国科瑞(Cree)和Lumileds、日本日亚化学(Nichia)和丰田合成(ToyodaGosei)、德国欧司朗(Osram)等企业垄断高端产品市场。上述5家巨头在LED产业链各个环节各具优势,日亚化学和丰田合成在LED产业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形成了LED完整产业链,其中,日亚化学在蓝光芯片方面实力雄厚,并在专利技术方面具有垄断优势;科瑞拥有自己成熟的技术体系;Lumileds则关注大功率LED的研发,在白光照明领域实力雄厚。

  就我国企业提交的专利申请类型来看,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占比较高,达到43.55%,外观设计专利申请为31.11%,而发明专利申请只占到25.34%。从技术领域分布来看,国内企业提交的专利申请主要集中在应用和封装方面,产业链上游芯片、原材料等领域,则是国内企业的短板。

  长期以来,上述五大厂商通过交叉授权形成垄断,对国内LED厂商形成专利重压,如能成功收购飞利浦,或能开辟了一条中国LED企业打破国外专利垄断的新路,有望释放和整合国内LED的产能,走出国门对接国际市场。而与lumileds签署了专利交叉许可协议的国际寡头,如欧司朗、科锐、日亚化学等,对中国的专利威胁或会极大削弱,甚至消失。

  分析显示,金沙江收购LumiLEDs主要是看中了后者在核心专利方面的独特优势,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飞利浦公司会把600余项有关LED生产与汽车照明的专利转给Lumileds公司。飞利浦将保留在该企业19.9%的股份。

  虽然还不确定具体是哪方面的专利技术,然而,毫无疑问的是,其中某些核心专利和技术对中国企业而言,真的是太有用了,因为当下的中国现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市场跟随者的阶段,现在的应用技术,如无意外在未来几年仍然会是主流技术,所以收购回来还将是物有所用。

  但是,根据行业惯例,由于专利权利转移包括各种的交接,需时很久,不是今天收购明天就能用。加上lumileds转手过的次数比较多,如果真到使用的时候,麻烦不会少。

  实际上,在LED领域,类似中村修二那种划时代的发明其实很少,都是在进行局部创新。按照产业今年的情况,有全新前沿技术产生的可能性,但是具体产生作用应该是几年以后的事情。需要注意的是新的技术,如果能够取代现有LED技术的新技术开发出来,而我们没有准备,就会面临另一轮不同技术的专利问题。

  以市场换技术,以资金买技术的策略失败

  而收购Lumileds失败所反映的另一个重要事实就是,之前国人所想的“以市场换技术”、“以资金换技术”的战略很难成功。

中国目前面临的现状是低端制造向高端转型的过程,低端制造已经饱和,由于长期缺乏核心技术和专利,产业研发投入不足,产业转型困难重重,而如果转型失败,中国很可能面临“中等收入陷阱”。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经济,最重要的不是GDP总产值,而是实际生产力水平的高低和就业问题,就如同我们总是关注美国非农就业数据一样,与之相比,其它的(美国)数据都不重要。

  因为廉价的劳动力,让我们成为了世界工厂,让大量的农民工进城,就业,而这些工厂又带动了相应的服务业,交通,运输,行政,税收……只要看一下春运的紧张,就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在外地打工,在血汗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或者为血汗工厂间接或直接服务的贸易,餐饮,住宿,交通等服务,而支撑起这一切的,正是数以千万计的血汗工厂,没有这些工厂,就无法解决大量的人员就业,不仅如此,与之相配套的餐饮,贸易,住宿,交通运输,房地产都会因此而死亡。

  这一切是如此美好,又是如此的可悲。

  当低端制造业发展到一个瓶颈,而高端制造业技术又无法掌握的时候,那经济发展的天花板也就无可避免的到来。也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从本质上来说,经济要发展,需要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即用更少的时间,更少的人力,创造更高的生产价值,生产更多的商品。

  比如,以前需要一百个人种田来养活一百个人,现在只要一个人就行了,那剩下的99个人就可以去生产其它的东西,人们的生活物资就会就变得很丰富,社会就会发展……不断减少种田劳动力的过程,就是社会发展的过程。

  说到这里,相信马上就会有人说——呃,这不就是科技发展和管理水平提高带来的吗?

  没错,其实很简单。

  中等收入陷阱其实也就这么简单。发生的原因主要就是低端制造业转型失败。低端制造业可以带来中等收入,但是伴随而来的污染,低质低价,都是恶性循环。低端制造改高端制造,是完全靠高科技解决,而高科技不是几十年能追赶的,于是,问题就出现了。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本原因————这一点,是几乎所有经济学家的共识,是经济教科书上写得清清楚楚的基本常识。

  因此,要知道我们国家会不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只需回答一个问题就行,我们已经占领了低端制造业,同时也就意味低端制造业对我们来说,已经失去了发展的潜力,接下来,我们能否在高端制造业上与美日欧去进行竞争?

  我们能否在汽车制造上打败丰田,在飞机制造上打败波音,在CPU制造上打败英特尔,在手机制造上打败苹果,在显卡制造上打败英伟达,在硬盘制造上打败西数,在机械制造上打败德国,在互联网和软件领域打败微软,谷歌,甲骨文,思科,IBM以及硅谷的无数企业,比如开发photoshop,flash的AdobeSystems公司,开发AutoCAD的Autodesk公司,在LED方面打败日亚……能否做到这些,决定了我们能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如果做不到,那中等收入陷阱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回过头,看看日本,当日本制造崛起于世界的时候,它并不是世界的低端制造代工厂,而是拥有东芝、索尼、丰田、三菱、马自达、松下,日立……等等一系列可以与美欧制造企业相抗衡的高端制造企业,甚至将美国的企业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比如丰田和通用的竞争)。

  而中国,从进出口的数据很好看,似乎反映了技术水平的提高,但这种提高是假的。

  比如富士康是高科技企业,它进口和出口都是高科技产品,从日本进芯片,从韩国进口显示屏,然后,在富士康组成,再出口到美国————高大上的产品,绝对的高科技产品————苹果手机!但是,如果真认为富士康是可以美欧日高端制造厂商竞争的高科技产品生产商,那就要让人贻笑大方了。

  富士康只是一个代表,而类似富士康这样的高科技企业,遍布各地,国家统计的数据很好看。真正的核心高端技术几乎是零。比如机械制造业,看起来也是高大上,但三一重工不是美国的卡特彼勒……事实,它已经无法发展了……连续三年的寒冬,一年比一年厉害。

  当年,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喊出了一个口号:“以市场换技术”,我们走出国门,向西方去购买先进的装备生产线,来发展自己的工业。当时,强大的苏联依然给西方带来严重的威胁感,所以,小平一再说,我们要建立全球反苏反霸统一战线。这时候的美国也需要中国来对抗,牵制强大的苏联。于是,有了中美蜜月期,有了和平典范计划,有了黑鹰的引进,有了美国帮中国改装歼8战机的技术扶持,因此而我国战机的1553总线标准,第一次让我们战斗机拥有了与西方先进战斗机相同的技术。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随着那年学潮的来临,对中国军事技术的封锁开始了(包括大量军民两用技术),随着东欧的剧变,苏联的解体,美国不再需要中国对抗苏联,因此,解除这种封锁,也就变成了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很多人可能觉得奇怪,这不是军事技术封锁,与民用技术和经济发展还有很密切的联系吗?

  答案是——有,非常密切,因为大量被封锁的技术实际上是军民两用技术。

  我举一个例子,业内有一家在华的日资企业因为生产需要一台高精密的激光陀螺仪用来测量产品的精度,但这种高精度激光陀螺仪属于军事敏感技术,禁止对华出口,虽然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日资企业,也确实是生产需要,但根本没有办法从日本将产品带到中国来,后来,历经周折,想尽办法,转了几个国家,最后通过巴基斯坦将激光陀螺仪带来中国,这不仅耗费了长达几个月的时间,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生产,而且,最终买回来所付出的价钱,比在日本的售价高了几十倍……

  可以看到,这种技术封锁本身就给企业带来生产和经营上的困难,越是高端产品,感受就越强烈,然后,企业便只能将高端产品的生产线放在其它国家,而不是中国。

  现在的情况似乎更糟,我们还没有成为世界老大,却已经和世界老大成为了对手,因此,要解除这种技术封锁几乎就是不可能事情,不仅如此,美国实际上不允许企业将高科技生产线放在中国。虽然美国是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但美国有其自身的社会舆论压力,迫使企业不得不考虑这样做的政治后果。

  所以,西数硬盘的生产线可以在泰国,英特尔CPU的生产线可以在马来西亚,苹果手机的芯片生产线可以在日本,AMD芯